新聞中心
昆明電力工程好不好
2018.12.06
    昆明電力工程的實際規劃和終建設,是取決於經濟技術水平和社會發展階段的,其帶來的負麵影響有相當部分是特定工程、環境和曆史條件的產物,對此要有客觀的認識。我舉幾個例子:
昆明電力工程
    比如黃河潼關-孟津段規劃,早是三門峽壩址,原因是在50年代的壩工技術水平下,三門峽是佳的高壩壩址,但蘇聯當時沒有在黃河這種高泥沙河流的施工經驗,中國甚至沒有獨立建設百米級水壩的能力。這是三門峽建設失敗的根本原因,比如黃萬裏所要求的不堵塞導流底孔,但中國當時沒有建設從導流底孔改建泄洪衝砂洞的工程技術能力。後來小浪底建設時期高泥沙河流水利樞紐和水庫運行經驗和烏江水電帶來的岩溶地區水電樞紐的建設經驗能提前40年,那麽完全可以在八裏胡同的峽穀河段建設高壩大庫,不僅可以避免三門峽的失敗,並且有可能取得比後來小浪底、三門峽兩個梯級之和都大的長期庫容。

    我國的水利有多次嚴重的垮壩事故,有兩次是由於罕見的特大暴雨引起的多座大中型水庫垮壩,死亡人數眾多,一次63年8月海河流域暴雨,5座中型水庫跨壩,其中劉家台水庫跨壩死亡900多人;一次是著名的75.8淮河流域暴雨洪水,更是有兩座大型水庫失事,死者多達2.6萬(另一說8.3萬)。這兩次事故的根本原因是水文資料缺失和河流水文計算方法落後——建國初年,在絕大部分河流水文資料隻有從建國初開始積累的情況下,利用蘇聯氣候特點的水文方法計算,存在著顯然的不足。75.8暴雨洪水中垮壩的板橋、石漫灘兩座水庫,在六七十年代兩次校核後要求加固,但文革的大環境影響了水庫防洪重新校核和加固計劃,加上一次極罕見的暴雨出現的堪稱我國水利水電曆嚴重事故——而到90年代之後這種罕見由台風引起的暴雨是可以被預報的。需要指出的這些大中型水庫,都是出於灌溉和防洪目的的平原水庫,幾乎沒有水電裝機。

    再比如三峽實際運行的泥沙數量和三峽工程論證時的水文泥沙相比大幅度減少,對於三峽水庫保有長期有效防洪庫容是有利的,但對於三峽工程對下遊洞庭湖、鄱陽湖兩個湖泊與長江關係的影響,則是不利的。這種不利可以通過工程手段克服,比如鄱陽湖口控製工程,但這個工程手段本身又有生態上的影響,也可能引發新問題。

    阿斯旺大壩的水資源蒸發損失問題被阿斯旺巨大的調節能力所抵消,但在我國西部的部分沙漠平原水庫中,水資源蒸發則非常大,雖然有水庫調節對綠洲農業是有利的,但是過大的蒸發損失在枯水氣候周期中加劇了尾閭內陸湖的生態危機。


    昆明電力工程的表現是很好的,大家對這種利民設施都是很支持的,但確實是有一定的缺點。需要做電力工程的話,可以電話聯係赌博平台公司來做,各種電力工程都能做。